首页 > 书库 > 《青梅左边来》青梅竹马恶魔来碗里 章节在线试读 青梅左边来小说在线试读

青梅左边来

婚恋连载中

《青梅左边来》由网络作家陶朱婆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李父,覃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“我知道,她特别不喜欢跟人打招呼,很像德国人,对吧? 我上次在外国语学院,碰到她跟她女儿,我用西班牙语跟那个小姑娘打招呼,那个小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8-22 00:39:0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青梅左边来》由网络作家陶朱婆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李父,覃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“我知道,她特别不喜欢跟人打招呼,很像德国人,对吧? 我上次在外国语学院,碰到她跟她女儿,我用西班牙语跟那个小姑娘打招呼,那个小

《青梅左边来》免费试读

“我知道,她特别不喜欢跟人打招呼,很像德国人,对吧?

我上次在外国语学院,碰到她跟她女儿,我用西班牙语跟那个小姑娘打招呼,那个小姑娘竟然会用西班牙语回答,我好惊讶,原来那个姐姐曾经是外国语学院的学生,选修过西班牙语。”

宁静有些兴奋地说道:“刚好我朋友的房子在这里,我便住了进来,实在是太美丽的巧合。

那个姐姐,好像是单亲妈妈,是吧?我没看见过她的丈夫,而且她常常去北边的墓园,她的丈夫,过世了吗?”

“中国人喜欢守孝,三年,你知道吧?也就是说,会克制自己的私欲,减少不必要的社交,以这样的心境来守护自己过世的亲人,你懂吗?”覃明语气有些冷淡地说道。

“啊?什么意思?”阿根廷少年有些懵逼,眼睛依旧美丽得像蝴蝶。

“意思就是说,那位姐姐,各种言行,是为了守孝,虽然你是阿根廷人,拉美民族比较热情,但是也最好尊重她的信仰。”覃明在语气中放入诚恳,完整地解释道。

“哦……哦,抱歉,我懂了,抱歉,谢谢。”阿根廷少年皱着眉,看了他几眼,然后提着手里拿个盒子,慢慢地转身,然后回到了隔壁。

留下的覃明,再扭头,看了眼那个他特意拿到亭子里的卷宗,叹了口气。

今日天气不错,他应该去祭拜三三的。

但是他临时决定了,在这荒凉的庭院枯坐半天也好。

扭头看了一眼隔壁已经疯长到他这边的梧桐树,他伸手轻轻地敲打那卷宗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李迁徙,你快点回来,我出车祸了!就快死了!”李父在电话里大声地匆匆地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,连个具体的位置都没有留。

李迁徙看了眼时间,立刻将孩子放到南边的托儿所,跟老师交代清楚,然后打车回家。

准确地说,是回她爸爸的家。

早在十二年前,她就被爸爸从家里赶了出来,并且当着众人的面,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。

后来打电话,也只是问她要生活费。

小镇,她有多少年没有来这里了勒?

她如今对时间的流逝,空间的迁移,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。

她走过核桃巷,脚步忍不住放缓一些。

但同时,她又想起了女儿的脸庞。

她必须得快点。

虽然这里的一切,还不到人事全非的地步,但是她确实费了些劲,才找到了交警大队的办公处。

她穿过狭窄的巷子口,穿过那些看热闹的闲人们,走进破旧的交警大门,便看见了并不宽敞的大厅里,一个六十岁头发花白的矮小男子,正跟一个身材高大,头发黝黑,大约也五十多岁的女人,正用她熟悉的家乡话激烈地吵架。

比女儿矮小的爸爸,她见得并不多。

她甚至怀疑过,她是捡来的。

可惜即便已经六十岁,那个男人的脸,还是有多处跟她很相似。

那宏亮的声音让她想立刻掉头就走——声音这么大,不仅没有要死,肯定也没有受伤。

他无恙,非常无恙。

“你把老子的脚撞成了这样,还在这里跟老子废话,难道不怕被告哇?老子跟你说,我儿子是律师,一定让你坐牢到死也不够!

你去问问,这整个小镇的司法机关,有谁不清楚这件事的?

让你个开电瓶车违法拉客的人渣给赔两万块钱,是便宜你,你还这里横!

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,你等下就去牢里横,啊!”

女人用一种戏剧的电视剧里的狗血跋扈说着真实发生的事件,仿佛自己是皇太后自己儿子是皇帝的架势,言辞却市斤泼皮,没有半点正式的内容,听得李迁徙一头雾水。

而她的父亲也不留半点缝隙地接话道:“老子哪里撞到你了?伤口在哪里啊?你在那里装什么装!老子的车子还没让你赔勒,这车子好歹也值个一两万块钱,你先赔我车子,然后我陪你!

你说你脚痛,没有证据吧?我的车子可是实实在在地摔坏了,你突然冒出来,我为了避让你,才撞到旁边的墙上的,这个你怎么说?”

李迁徙听自己父亲说话耳朵疼,但是大约听到了一点内容,但是她是了解自己父亲德行的,别的本事不大,但是瞎说的本事可无人能敌。

但是开车数十年,狡猾无赖是真,倒是从未撞到过人。

所以她默默地走到旁边的交警那里询问情况。

交警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,看见她来问情况,问清她的身份之后,松了口气,忙将笔录给她看,李迁徙大约看了下,便回头,对着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说道:“闭嘴。”

两人都没有搭理李迁徙。

对于这种状况,她毫不意外,所以她走到两人身边,直接伸手,将吵得像斗鸡的父亲给拉到了旁边。

因为被拉离了战场的火力中心,李父才看到李迁徙的脸,火气却更大了:“你来这么慢,我都快被她逼死了!这次她敢这样讹诈我,下次就敢抢我的车子!你听见了没,她儿子是律师,抢我的车子,打死我,我们也不敢还手!”

很好,他不仅没事,力气比她还大,两下就挣脱了她的钳制。

面对父亲的极度夸张跟扭曲,李迁徙深吸了口气,还没接话,就听见那被迫失去对手的女人再次冲了过来,用更加激烈的架势喷道:“我呸,我儿子挣那么多钱,我犯得着讹诈你个恨不得去街上要饭的家伙?

让你付钱,是为了让你长点记性,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法律存在的!

还有,你那破车子本来在街上晃就是违法的,不服从管制,给社会治安造成了多大的隐患啊?

我知道,你女儿没钱,你看看她穿的这身衣服,都是路边摊货色……所以你不得不自力更生,但是我建议,去乞讨还比较安全,或许我还会给你些钱勒!”

女人那副样子这些言辞,只激得李父面色涨红,梗着脖子骂道:“你若是不缺钱,难道从我这里要来两万块钱,就拿去捐款吗?

我既然是你眼里的穷人,那你捐给我吧!”

李迁徙闻言,知道自己根本解决不了这两人的战争,便默默往旁边走去。

但是李父哪里肯放过她,反手拉住她用同样大声的声音吼道:“你要去哪里?人家儿子是律师,人家凶得很,要逼死我,你就不管吗?

我就问你,你还是不是我女儿?

看见我被骂这么惨,从头到尾不帮腔,不帮腔也可以,你只要给我买一辆新的,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。

否则我就在这里告你,不孝顺我,不管我死活。

此话一出,整个大厅里的交警跟工作人员都不禁摇头。

李迁徙闻言,并没有搭话,径直甩开父亲的手,往门口走去。

“你个死女子!这般无情无义,六亲不认!老子是怎么将你拉扯大的?你从小没有妈,老子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,将你们姐弟拉扯大,如今得你这般报答,我诅咒你的女儿,也这样对你!”李父先悲后怒,接着破口大骂。

李迁徙听到此处,倏地回头,看着自己父亲一脸的恨意和笃定,有别于方才跟别人吵架的懦弱跟激动虚张声势,而是吃定她的神态,不由得瞬间怒从心起。

她早就确定过,自己的弑父情节,已经痊愈了,所以她的怒火,并没有失控——她早不是小孩子了,这种程度的愤怒,只是正常的情绪表达,她不想压抑。

——就算是父亲,就算他生养了她,就算她不计较之前的虐待,但是他也需要知道她的情绪,而收敛一些——或者让步。

一扭头,却看见他脸上的皱纹,比之前又深刻了许多,头发白色的范围,蔓延到了耳边——她告诉自己,这是自然现象,她自己也老了,不再青春年少……

可看见了,又忍不住心软,放下了打算对着他咆哮的打算。

其实,她知道自己走掉就好,事情一定会得到解决的。

她之所以来,是因为电话里他的声音听起来,有恐慌,异常的恐慌。

这位狡猾无赖的父亲,一般是不会有那种恐慌的。

亲自来看,是为了确定他安然无恙。

那么大声跟别人吵架,还一如既往地威胁她——必然是无恙了。

不过是受到了来自律师母亲的威胁感觉到恐惧罢了。

《青梅左边来》精彩评论

    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青梅左边来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陶朱婆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