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过来还好》还好我挺过来了 419文 过来还好在线阅读

过来还好

现实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过来还好》是普立紫云最新写的一本现实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惠慧,沙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年末是农村最为热闹的时期。各种事都压在这月里间,讨亲嫁女,房屋落宅,迁坟立碑,杀年猪,到处喜事连连。现在男男女女都在外做工,平时

|更新:2020-09-09 00:39:2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过来还好》是普立紫云最新写的一本现实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惠慧,沙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年末是农村最为热闹的时期。各种事都压在这月里间,讨亲嫁女,房屋落宅,迁坟立碑,杀年猪,到处喜事连连。现在男男女女都在外做工,平时

《过来还好》免费试读

年末是农村最为热闹的时期。各种事都压在这月里间,讨亲嫁女,房屋落宅,迁坟立碑,杀年猪,到处喜事连连。现在男男女女都在外做工,平时村里就剩些半老年人盘地,腊月里就都回来了,那些走亲创戚,小伙瞧媳妇的事也就放在腊月里了。

这几年,农村女孩都入了城市,一眨眼就与人许配走了。很多还在矿山卖力的男娃,婚姻成了最头疼的事情。单拿我的村子说,几十个打着单身的大龄男青年,几乎都没有过恋爱一说,而女娃娃们基本都是一进入成年阶段就出嫁远走了。

沙灿就和那西卡穆喜粮女儿成亲了,穆喜粮女儿叫穆雪莎,今年才刚满十八岁,沙灿也才刚进入二十二。沙灿父亲就他一个娃,一直不舍得他离家太远,因而他六年级毕业就一直在家刨地,去年他舅马彪安了个下卡小队组长给他,日子靠那些土地撑着,那几头母猪是主要经济支柱。

木沽的猪可是有名的,还一直是老办法,熟食喂养,猪肉细嫩油润,品质好,周围几个县市都特别有名,尤其是腌制的腊火腿,来年春风吹过,味道就上了档次的香。这里一直延续喂接槽猪说法,进入九月就开始喂第二年的年猪,这种老膘猪价格通常都会较为贵些,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去尝试新办法喂养。

山村里,某些先进在一时都是没法流行的,除非一些年轻人切切实实受到了实惠,才可能带动另一波年轻人走上关于科学先进的路子。在木卡村,暂时看来还达不到,或者在不久就会好些。

沙灿那就有窝猪仔要出售,本地猪仔,大家都乐意要,图个放心。沙莲花一口气买了三头,上卡李玉林也早相好了两个猪仔。一家人都来围吆,猪仔说不用竹筐装,说法是会长势不好。这就得全家出动,连他女儿也一起来吆猪仔,沙灿让我帮忙称猪。那猪仔糊蹦乱跳的,满身饲料味,屎尿味,乱蹦几下,我也就全身猪仔屎尿味了,连脸上也是糊了些稀粪。这一身姑娘看见好笑,两个小兔牙倒是没有让我觉得难堪,倒是有些想看了。现在我知道她就是黄季说的他那三姑女儿。

咦,这还怎么就让我动心了呢。

这事与母亲一说,母亲就高兴。让我准备些礼物,家亮叔做媒,晚间就去提亲了。

都说月光是女人的颜,我大概相信,灯光下也是一样吧。她弯弯浓浓的睫毛,小眼睛,头发有些卷曲,个子不高,身材还算是苗条。虽说不算是漂亮,在农村还算是过得了眼。也许因为大哥二哥婚姻一直搁置的缘故,我对女孩长相不太注重,反而是看着太漂亮的会感觉羞涩,一般不敢接近。当然,人家首先是要摸摸小伙底子的,至于家庭,大家隔的不远,没有过问太多,之前都算是大概了解。进屋,人家招待热情。好事啊,姑娘大了,有人相。家亮叔直言快语就说这事,她妈就问起很多关于我的问题。今年几岁,属相八字,哪里做工等等一切都要查个清楚。我毫不介意,我倒是有些介意姑娘年龄,毕竟她二十三岁了,我才十八。

不知道是什么心理,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好笑。我才十八岁就操心媳妇了,二狗子都四十了还不愁,沙道同也三十好几啊,我是不是急了些。家亮叔一路问我:“你觉得那姑娘咋样,我看可以呃,说媳妇要趁早,一拖就几十岁,过了机会就打光棍。”我心里暗自高兴自己才十八岁,不用太过着急。“不急吧,相处几年再说。”“人家不一定等你,女娃娃一般过了二十三就急。”

我突然想起父亲说过的话:人一晃就老了。

在村里,谁说媳妇的事情都会很快传播。于是就见人都有问我,你娃是急呢,十八岁就谈个媳妇。这我倒是不怕羞涩,毕竟这好像是很荣幸的事情。只是偶尔路过谁家门前,都会听见些碎言碎语,沙河他爸咋想的,给娃相个老姑娘。这或多或少会让我有些心理障碍,是不是真的那姑娘太过于老态。

然而,三天后,这事似乎成了。李家带信让我去走个二礼,意思就是同意了。这让我特别纠结,毕竟我还是没有真正考虑周到,似乎还是多有些游戏心态。可我还是去了。

一进村口,就遇见老马。

“小沙,你娃要得,就快讨媳妇了。”

这让我会立马想起惠慧同学,与之比较。

我现在是还有些犹豫的,告诉老马:“马叔,还不知道成不成呢,就先提提。”

“你说,下卡沙家福那三娃子还不错呃。”

“是的,你看人家长得多俊俏,浓眉大眼,高大正气,干干净净的。”

“是啊,他咋就看上这李艳花了呢。”路过村子,我听见有人在议论着。反正这时,我是更觉得内心好笑,一直在想说自己就要讨媳妇了呀。

第一次单独去丈母娘家,害羞是避免不了的。一进屋,李艳花让根凳子给我,然后就也害羞的偷偷瞟上我几眼;泡了杯茶水递来,又瞄上几眼;做饭炒菜也瞄上几眼。当然,我也是这样。这也许就是初春男女的情感吧,有些羞涩,又好奇,还内心颠簸着。

一村子都是邻居嘛,屋檐搭屋檐的。哪个小伙带了媳妇回家,哪个姑娘找了相好,村里人就都要瞄瞄了,说说姑娘小伙,论论高低。

寒假期,就连那些知识人也会掺杂讨论。惠慧,她咋也来,是也要瞧瞧我吗?

“沙河,等下你别先回去,到我家和你说个事情。”这还是让我有些意外,并且我想好了,我这辈子不可能再以读书为出路,老老实实干好农业,当个朴实农民就好。

从李艳花家出来,我没有到惠慧她家,我知道没有必要,知道她要说读书的事。

顺着马场梁子,小路弯弯曲曲,半小时就到下卡。一路上鸟儿快乐,我也着实快乐。那些冬季的狗尿尿棵都是美丽的,老人常说狗尿尿棵也要红一折就是这理吧!就要取媳妇了,那不就是晚间睡一起了呀!嘿嘿,虽然现在感觉还有些羞涩,毕竟那是真要睡一起的咯。

也许青春的荷尔蒙让我对每一个姑娘都是兴趣的,就算不叫做感情,同床共枕的欲望也在冲动着。

刚出上卡不到十分钟,惠慧就跟了上来,老远就听到她在叫我:“沙河,你咋这样,不是说好到我家有话和你说吗?你是啥人?不守信呢。”我故作没有听见,继续走路,她再次大喊着。感觉有些对不住,我才应了她。她气喘吁吁的跑来,满头大汗。红润的脸颊上,清纯里略有丝丝羞涩,马尾辫头发比较顺柔整洁的披在后背,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。“沙河,你读书那事咋打算,你以为我愿帮你,我是看你还有希望才这么劝导你。”

“我快要取媳妇了,不想再读什么烂书,这事你别瞎操心,我也不会感谢你的。”我明显看见她有些湿润的眼眶透露出真挚的对我惋惜,红红的嘴唇明显有些微微颤抖。她似乎对我这样的漠视她的好意感到委屈,她那颗善良的心在这种漠视面前明显感到了伤害。她转过头偷偷擦了眼泪,“好吧,你的人生你自己作主,我不会再劝你的。”说着转身回去了。

看着她美丽的背影,我的内心难过又纠结着,呆站在那。她回了三次头看我,背影才渐渐消失在树林里。

人心都是肉长的,再说我内心也确实因为没有读书而感到不安,愤慨。惠慧这样的真心帮助,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,只不过我固执着,是真不想让她再为**这份心,连我都为她感到不值,因为我似乎无法掌握我的人生。毕竟,父母经常说起我们哥三的婚事,看着那些当了爷爷***同龄人,他们内心也是难过的,我清清楚楚。

那些童年趣事一幕幕在眼前,那些书信里的真挚友谊令人温馨又感动。这种真挚的同学情感早已超出了友谊,甚至让我感觉到有些爱情的味道。

我不想太多联系她,她学习好,又是人生读书最重要的高中时期。这点,我第一次站在了伟大的立场。

《过来还好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普立紫云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惠慧,沙灿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普立紫云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过来还好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惠慧,沙灿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