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猎骑》猎骑视频 平胸小受文 猎骑小攻

猎骑

奇幻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猎骑》的小说,是作者空城德创作的奇幻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虽然薇娜很是讨厌甚至是有些痛恨弗洛斯特的所作所为,恨不得亲自出手教训他,不可能待他像是春天般温暖,但是弗洛斯特这棵狗尾巴花,也不

|更新:2020-09-17 18:42:5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猎骑》的小说,是作者空城德创作的奇幻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虽然薇娜很是讨厌甚至是有些痛恨弗洛斯特的所作所为,恨不得亲自出手教训他,不可能待他像是春天般温暖,但是弗洛斯特这棵狗尾巴花,也不

《猎骑》免费试读

虽然薇娜很是讨厌甚至是有些痛恨弗洛斯特的所作所为,恨不得亲自出手教训他,不可能待他像是春天般温暖,但是弗洛斯特这棵狗尾巴花,也不是谁都可以采摘的。

薇娜不仅是给狗尾巴花除草的园丁,更是狗尾巴花的监护者,谁要是破坏了这棵狗尾巴花,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但就像她的父亲罗斯副院长那样,她同样也心生疑惑。

如果弗洛斯特体内发现的毒素,真的像是她父亲说的那样,为什么弗洛斯特还活着,现在他不应该是一具尸体吗?

可他不仅还活着,甚至还能跟她说欠话。

一想到这里,薇娜还是气的要发飙。不过她必须要忍下了,他的父亲罗斯副院长可是交代了的,弗洛斯特不能再出现任何状况了。

回到教室的弗洛斯特,并没有真正的轻松起来。薇娜老师那关是过去了,但他的生死大关并没有过去。

是谁想要杀死他,他不知道。给他强行灌下毒药的那个人,在他的最后的记忆里,就只是一个黑影,这说明这个人有相当的实力。

不过至于他是怎么进入学院的,这就值得仔细推敲了。事实上,学院并不是完全对外开放,闲杂人等是不可能进来的。

除非这个人是学院的熟人,又或者这个人的实力高到已经可以躲过学院秘密的安全监控了,那他依旧处在危险之中。

敌明我暗,弗洛斯特尤为被动,他可不想刚刚穿越就再次死亡。

想到死亡,弗洛斯特的神情有些悲伤,他在想他留在那个世界的身体,此刻肯定也是已经身亡了。

怎么办呢?

求助么?

向谁?

答案是不可能求助的,学院的副院长找他谈话,就是要把事情压下,他也做了保证,是不会说的,事情挑明了对他们和弗洛斯特自己也确实没有好处。

当然,作为回报和交换,学院方一定会秘密严查凶手,并且尽最大的努力来保护弗洛斯特。即便他现在就是一个废物,他也不能被杀,这不仅仅是他父亲是伯爵的问题。

在学院中行凶杀害学员的行为,是被学院视作挑衅和宣战的。猎骑学院从建立之初,就把自己隔绝在权利的争斗之外,尽力保持着一个中立者的形象。

但是,这并不代表可以随意让人乱来。

在弗洛斯特和薇娜都离开之后,罗斯立刻去了塔楼顶层,在那间极为宽敞的办公室里,十多个人都在等着他。

“他怎么说?”一个看上去年纪比罗斯要大的老者,看向罗斯问道。

“他同意了,主动的。”罗斯有些无奈。

其实,在见到弗洛斯特之前,他已经准备了许多劝说的话,但一句都没用上,这也是让他疑惑和惊讶的地方。

“是吗?”老者也有些惊讶,“果然啊,与众不同。”

这句话除了罗斯之外,其他人都露出极为不赞同的表情,但是没有人说出来,老者也浑然不觉众人的眼神。

罗斯坐在唯一的一个空位上,继续道:“院长,我们怎么办?”

被称为院长的老者,正是学院的院长杰米·怀特。

怀特院长眼中闪过一丝极为不易察觉的怒气,平静地说道:“怎么办?别人都要骑在学院脖子上拉屎了,我们还无动于衷的话,那不是让对方轻视吗?不管是谁,必须要让他们明白,学院就是学院,不是他们撒野的地方。”

顿了好一会儿,怀特才继续说道,“现在我还想不出到底是谁想要杀他,又是为了什么杀他,不过像皇室和教廷方面,都要去探查,其他势力也不能放过。只要查到凶手,问明原因立刻处决!这段时间,学院就交给你们了,我要外出。”

“是。”

在场的所有人都低头答应,随后怀特院长便摆了摆手,“罗斯你留下,其他人散了吧。”

……

弗洛斯特还没有走进教室,就已经听到里面的喧哗声,一点都不意外的,说着他的故事。

“你们说,弗洛斯特这家伙,会不会被女雷龙爆锤一顿?”

“哎,我说你能不能小声一点,万一被弗洛斯特或者薇娜老师听到了,你就要遭殃了!”

“怕他什么?别以为就他有背景,我父亲也是伯爵呢,还是帝国的财政大臣!他那个统帅老子想要继续打仗,就得找我父亲要钱,我父亲不给他,他就得饿肚子!”

弗洛斯特听得出来,这个正在大放厥词的男生,名叫凯乌斯,是帝国财政大臣杰罗姆的儿子。这小子仗着他父亲,没少羞辱弗洛斯特。甚至是拉帮结派的孤立弗洛斯特,搞得他通常都很没有面子。

两人为了某些事情,也没少打架,甚至被院方严厉训斥了不知多少次。

凯乌斯越说越大声,越说越猖狂,真像是无人敢管一样。

“阿尔贝特,你说是不是?”

阿尔贝特,这个名字钻进弗洛斯特耳朵的时候就反应过来,那个身材高大魁梧,脸庞清秀的男生,甚至是女生眼中的男神偶像。

他也有一个显赫的家世,有一个公爵父亲,但他并不像弗洛斯特和凯乌斯那样,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纨绔子弟。他在学院中名声极好,学习也很好,相比之下实力也比他们高很多。

“凯乌斯,闭上你的嘴!”阿尔贝特淡淡说道,“说烂话别往我这靠,滚得远远的!”

阿尔贝特正捧着一本书在看,头没有抬就直接训斥了凯乌斯两句。

凯乌斯的确很猖狂,但是他大气大气都不敢出,被骂了还得赔笑脸。阿尔贝特的父亲克雷斯公爵,那可是正经的希尔罗斯家族的亲王,全名是克雷斯·希尔罗斯!

这真的是一个无人敢惹的人物,但偏偏阿尔贝特自己并没有一个上位者的觉悟,他对谁都很和气,从不颐指气使高人一等。

弗洛斯特嘴角弯了弯,在他的记忆里,曾经的他也很烦这个阿尔贝特,但是也不敢惹,可他不会像凯乌斯那样去触阿尔贝特的霉头,遇到他躲得远远的,两人交集很少。

他走进教室,除了凯乌斯以外,全都停止了谈论。

毕竟,不是谁都像他们三个人一样,父亲不是公爵就是伯爵,还都是帝国重臣。背地里说一说还行,要是真当着面说,他们也不敢。

但是凯乌斯敢!

“呦,咱们的大傻子弗洛斯特回来了?怎么样,女雷龙没揍你么?”

弗洛斯特用眼角瞥了凯乌斯一眼,大傻子?还不知道谁是大傻子呢?他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,越过凯乌斯走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凯乌斯当众被弗洛斯特无视,也感觉到弗洛斯特似乎不太一样了,但是他并不在意,心中只有愤怒。

当弗洛斯特坐下的时候,教室中的有两个人抬头朝他看了过来。一个是阿尔贝特,另外一个是一个女生伊莉丝。

阿尔贝特好奇的看向弗洛斯特,他很诧异。每当凯乌斯给他难堪时,他都会反唇相讥,今天怎么学会沉默了,而且看向凯乌斯的眼神和露出的笑容,弗洛斯特从来都没有过。

像什么呢?就像凯乌斯是真正的傻子,而弗洛斯特都不屑去看这个傻子。

“突然有长进了。”阿尔贝特低声喃喃,没有人听到他的话。

“我在跟你说话啊,大傻子弗洛斯特!”凯乌斯并不准备罢休,“快来给我们说说,女雷龙是怎么对你的?”

弗洛斯特一边抽出需要用的书本,一边瞥了一眼凯乌斯,这家伙真的是难缠。不过,他的目光却看到敞开的教室门外,薇娜老师正缓步走过来。

他笑了笑,说道:“你刚说什么,我没听清,你可否再说一遍?”

凯乌斯愣了一下,这家伙真的有些不太一样,不过呢,那又怎样?大傻子始终是大傻子!

“我说,让你说说女雷龙是怎么对付你的!”

“哦?女雷龙?是谁?我怎么会认识呢?”说着,弗洛斯特转头看向其他人,“你们有谁知道吗?”

有人已经看到薇娜走过来了,当然都不敢说话。女雷龙的称呼,绝对是不能当着薇娜老师的面说的,那是找死的行为。

“你是真的傻了?女雷龙的称呼不是你给薇娜老师起的吗?”凯乌斯撇着嘴道。

“你说的是谁?我没听清啊。”弗洛斯特耍赖了。

“混蛋,女雷龙还能有谁,就是薇娜老师啊!”凯乌斯气愤的几乎是扯着脖子在喊了。

坐在凯乌斯旁边的一个瘦小男生,使劲拉了拉凯乌斯的衣袖,却被凯乌斯狠狠瞪了一眼:“你拉我干嘛?”

这个瘦小男生,一直是跟着凯乌斯混的,是凯乌斯小团体里的人,此刻被凯乌斯连瞪带吼,加上薇娜老师已经站在门口,眯起的眼睛正在向外散发着寒光,盯着凯乌斯那不算宽阔的脊背,他也不敢说话了。

凯乌斯突然觉得自己脊背发凉,不由得怒道:“弗洛斯特,你进来也不知道关门,风都吹到我了,你——!”

说着,他伸手一直刚刚那个瘦小男生,“去把门关上!”

“用不用我亲自给你关啊?”薇娜在后面,声音极度寒冷,但是却装出一副小女生的腔调。

“那敢情好!你……”凯乌斯想要看看后面那个主动给自己关门的是谁,是不是哪个暗中钦慕自己的小女生,结果一回头,剩下的话全都扑面而来的严寒给堵回了肚子里。

“薇……薇娜老师,怎么是您啊?我怎么敢让您给我关门呢?我自己来,自己来......”凯乌斯尴尬地笑了笑。

“来,乖!告诉我,那个女雷龙是谁啊?”薇娜的脸上突然笑开了,简直就是绝世容颜,但是现在凯乌斯看的头皮发炸。

“误……误会,薇娜老师,这是误会!”凯乌斯想要辩解,“这不是我说的,是……是弗洛斯特说的!”

“是吗?”

薇娜走过去,拉住凯乌斯的一只

《猎骑》精彩评论

    颠倒世界的游戏副本八十多章我还没看完就全跳过了,当时追更时就感觉不对劲,后面果然死女了,主角(弗洛斯特,薇娜)毫无所觉的麻木玩游戏,同一个梗玩两次,目前猎杀之夜貌似又要让主角(弗洛斯特,薇娜)真人加入进去,主角(弗洛斯特,薇娜)还是没任何反应,这不是咸鱼是智障了吧,感觉越来越差了,先弃书吧,等完本我再来。ps:不打算订阅了,以后看盗版好了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