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》画皮师电视剧 完结版 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腹黑攻

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

现代言情已完结

莫南渡新书《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》由莫南渡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白若萱,凤千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千槿,你跟你师妹关系很好吗?” 正在批阅奏折的凤千鸠,仿佛无意间问起,花槿颜只当他是与他闲谈,答道:“是啊,我们一起长大的,我

北京大麦中金科技有限公司
|更新:2020-09-21 09:42:5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莫南渡新书《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》由莫南渡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白若萱,凤千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千槿,你跟你师妹关系很好吗?” 正在批阅奏折的凤千鸠,仿佛无意间问起,花槿颜只当他是与他闲谈,答道:“是啊,我们一起长大的,我

《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》免费试读

“千槿,你跟你师妹关系很好吗?”

正在批阅奏折的凤千鸠,仿佛无意间问起,花槿颜只当他是与他闲谈,答道:“是啊,我们一起长大的,我们都是孤儿,不是亲兄妹,却判若亲兄妹。”

凤千鸠握着毛笔的手微微顿了顿,继续问道:“是吗?仅仅只是兄妹之情吗?”

花槿颜微微一愣,也不知是凤千鸠说中了他的心思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一时间沉默无言,随后才略微尴尬的扯了扯嘴角:“当然了,要不然还能是什么。”

凤千鸠点了点头:“千槿,将柳天菱宣进宫来吧!”

花槿颜一脸疑惑的看着最近有些不太对劲的凤千鸠,前几天凤千鸠刚问过他师妹的喜恶,今天又问他对师妹的感情,明明知道柳天菱就是静萱郡主,却还是叫柳天菱。

不过疑惑归疑惑,他这个好兄弟的想法,他向来没有摸透过,只得领了命退了出去:“是。”

……

柳天菱来了,凤千鸠便让花槿颜退下了,柳天菱望着昔日百般宠她的兄长,心情异常复杂,对着凤千鸠盈盈一拜:“皇上万福金安。”

凤千鸠抬头望向白若萱,面上看不出情绪:“嗯,萱儿不必多礼了,事情来去朕已经了解清楚了,宣你进宫是想让你去见一个人,小玄子,带她去。”

小玄子领了命,在前面带路,白若萱抱着心中的疑惑跟在小玄子身后,待听不见脚步声后,凤千鸠缓缓起身,施展轻功向樱花苑走去……

“夫人,进去吧!皇上让你见的人就在里面,小的先退下了。”

白若萱点了点头,进了樱花苑,花相容听到声音,向门口看去,看到了白若萱,问道:“夫人怎么来了?”

白若萱这才知道皇上让她见得是谁,不过花姑娘怎么会在这里?

“是皇上让我来的,花姑娘怎么会在宫里?”

花相容提起这个就来气,挥了挥手没好气道:“别提了,除了皇帝,谁还有这个权利将我留下。”

白若萱点了点头,不再言语,花相容见状向她问起了她故事的结局,毕竟这是与她师兄性命有关的,不得马虎。

“夫人如今怎么样了?”

白若萱笑了笑,笑中充满了幸福:“我现在很幸福,将军待我很好,近日我也查出来怀有了身孕。”

花相容为白若萱倒了一杯茶水,挑了挑眉:“哦?夫人这是不报仇了?”

白若萱摇了摇头:“不了,当初一心想要报仇,无非是不甘心,一时间接受不了罢了,如今,我只想与陌染白头偕老,共赴黄泉。”

白若萱笑了笑又道:“花姑娘与那位小哥怎么样了?”

花相容一愣,随后也勾起了一抹笑:“我们在一起了。”

白若萱笑了笑:“我如今也明白了,不管曾经被伤害的有多深,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会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的所有苦难。”

花相容点了点头,也不再谈论这个话题,于她而言,白若萱的事迹不过是一个过程不太美好,甚至撕心裂肺,但结局是美好的一个爱情故事,而她的故事还在继续,还没有到结局。

“那位公主怎么样了?夫人可有打听?”

白若萱想了想,好像派人去打探了一下,就是为了讲给花相容听,不过实在是跟她没有关系,她也有些记不清了,回忆着说:“她好像一直留在郁雨轩身边,前不久两人办了婚礼,据小翠交代,郁雨轩知道了她不是真的公主,只是长得像而已,于是婚后便每天花天酒地,甚少回家,经常喝多了,回了家就会殴打她。”

花相容皱了皱秀眉:“据我所知,皇上不是给了她不少钱吗?有那些钱也够她嫁个不错的人家,一辈子衣食无忧了。”

“是啊!我也是这样想的,于是便亲自去见了她,同她聊了聊,她同我说了……”

“将军夫人,我爱他,我想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,我是有机会可以离开,可是我不能,我不舍的,我不忍心,说实话,哪怕他这般对我,可我还是爱他,在他醒着的时候,他也会给我道歉,偶尔在我生病的时候,他也会喂我吃药,所以我想照顾他,照顾他的下辈子。”

花相容听后,再一次感慨万千,爱这个东西,真是个可怕的东西,它使一个自信的人变得自卑,使一个穿梭于胭脂柳巷的人变得归家之心似箭,使一个杀伐果断的人变得柔情似水……

花相容也祝福了白若萱,白若萱对此只是温和的笑笑:“谢谢,还好,还好老天帮我,还好我走了许多弯路,最后还有他在终点等我,还好,最后还是他,虽然晚了些,但只要是他,真的都无所谓了。”

随后两人又闲谈了一番,见时间不早了,白若萱也向花相容提出了告辞:“花姑娘,时间不早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夫人,请等等。”

白若萱疑惑的看着花相容,花相容宣了绯衣取来了文房四宝,写了一封信,递给了白若萱:“夫人,麻烦你帮相容这个忙,帮相容跑一趟,将这封信送去‘雅韵’,交到段诀卿手里,拜托了。”

白若萱点了点头,便离开了,花相容望着白若萱离去的身影,眉头紧锁,但愿她能早些逃出去……

花相容不知道的是,在她与白若萱聊天期间,凤千鸠一直在离她不远的房顶上看着她……

另一边,段诀卿拿到了白若萱带来的信,便连忙拆开了,里面只写了一句话:

“安好,勿忧勿挂。——渺渺”

段诀卿将信放在桌上,眉头紧锁,望向窗外的月亮,一时间气势大放,竟有些压迫,若是花相容在,怕是得惊叹着说一句,这还是她的子卿吗?

段诀卿心中将近况理了理,目前,白莲失踪,渺渺被囚,慕容瀛昨日回到了慕容山庄调兵,如今“雅韵”只剩他一个人,局势对他们很不利。

慕容瀛那边是他与慕容瀛商议后的结果,他们已经商量好了,如果一周之后,凤千鸠还不放人,他们就打算用抢的了!管他是皇帝,还是绿帝,只要不放人,他们就逼宫抢人!

……

花相容近几日,几乎夜夜失眠,她坐在窗前,望着夜空,今天没有月亮啊,真是个不平常的夜晚……

“噗通。”

花相容被巨大的响声惊了一跳,转身想要一看究竟,一转身便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,原来是刺客。

那刺客一手捂着伤口,一手拿刀架在花相容的颈部,冷声威胁道:“别出声!小心我杀了你!”

花相容自然不会出声,来杀皇帝的人越多越好,他死了,她就可以离开了:“放心吧!我们是一类人,我也恨那个皇帝,也想要杀了他,你受了很重的伤,我是大夫,我帮你看看吧!”

那刺客疑惑的看着花相容,不知道花相容的话语中有几分真几分假,恰在此时,敲门声响起,紧接着便是小玄子那毕恭毕敬的声音:“姑娘,宫里来了刺客,您要小心,有刺客的身影一定要叫我们。”

花相容扬声道:“知道了,你退下吧!自保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,更何况那刺客受了伤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花相容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,这才对刺客道:“这下你可以相信我了吧!”

刺客点了点头,径直坐在花相容的床上,开始料理自己的伤口,花相容见状,翻出自己的医药箱,上前帮忙,刺客浑身一僵,却也放任花相容帮忙了,毕竟有一些受伤的地方她很不方便。

而花相容不知道的是,刚刚凤千鸠也来了,并且在小玄子离开后,任没有离开……

花相容给那刺客包扎好伤口,望着那刺客脸上蒙着的黑色面纱,开口道:“姑娘,我不会给你告密的,把面纱摘了吧!”

那刺客眼中流光一闪,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,半响才开口:“我……面部有伤。”

花相容眉头一挑,又是个有故事的女子:“我可以帮你看看,兴许我可以治好你呢!”

那刺客略微犹豫了一番,终是摘下了面纱,花相容像是料定了一样,脸上挂着了然于胸的笑。

有哪个女子不爱美呢?有哪个女子会希望自己的脸遍布伤痕呢?

不过在刺客摘下了面纱后,这张脸还是将她吓了一跳,比之如花相差无几,左半张脸,肤如凝脂,光滑白皙,柳叶眉带有一种莫名的伤感,不难看出是个美人,当然,前提是不去看她右半张脸。

再看她右半张脸,嘶!好是狰狞,不难看出是年幼时期的被火烧的,或是被沸水浇的留下的痕迹,真是个半面妖姬,半面修罗!

那刺客充满希翼的看着花相容:“怎么样?有的治吗?”

花相容接收到她那充满希翼的目光,怎么也说不出否决的话,半响才迟疑开口:“姑娘,我看你是个有故事的人,不如你将你的故事讲给我听,然后考虑一下换张脸,换个身份继续生活?”

那刺客讽刺一笑,像是嘲笑花相容的口出狂言,又像是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。

“换一张脸?简直是天方夜谭!不过,我的故事倒是可以同你说说。”

随后,不等花相容说话,她便讲开了自己的故事,想必也是压抑久了想找人倾诉一番……

《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》精彩评论

    这个作者(莫南渡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